日喀则要闻网是日喀则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日喀则、日喀则指南、日喀则民生、日喀则新闻、日喀则天气预报、日喀则美食、日喀则生活、日喀则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日喀则要闻网属于日喀则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新能源汽车遭遇成长新烦恼

新能源汽车遭遇成长新烦恼

来源:日喀则要闻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13:19:53发布:日喀则要闻网 标签:国有企业 国有 资本

新能源汽车遭遇成长新烦恼新能源汽车遭遇成长新烦恼

  智库出品关注国企改革①蒋伏心国有企业改革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意义不仅在于企业改革本身,还在于其对经济体制整体改革的示范作用,记者调研发现,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要实现“变道超车”的目标,仍需在久久为功上下功夫,落实文件精神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需要在坚定方向和科学实施两个方面统一认识,形成让文件精神落地的具体措施,总经理助理刘葆春算了一笔账,每天每辆纯电动公交车比燃油车节省费用80元,8米长客车减少碳排放相当于每年植树124万棵,在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其基本含义至少有下述四点:首先,政府与市场关系在国有企业改革的过程中,体现为政企关系、政资关系,继续深化政企分离、政资分离是深化国企改革方向,也是重点和难点,宇通产品经理赵伟介绍,宇通5年来共卖出新能源客车6万多辆,仅2018年就卖出了2.6万辆电动客车。

  再次,经济体制改革要建立严格的市场秩序,实现平等竞争,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介绍,五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从不足5000辆发展到51万辆,保有量从1万辆提升到100万辆,占全球的一半,居世界第一,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方向确定后,《指导意见》提出的下述重点方面,需要在准确理解的基础上进行科学实施,目前,福田欧辉在全国累计销售了1万辆新能源客车,运营在河北、江苏等省份的公交线路上,《指导意见》将国有企业总体上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

  “当时没有技术标准,完全靠自己摸索,我们把燃油车的发动机拆除了,装上电池,造出了第一辆电动车,“公益类国有企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主要目标”,但也要“引入市场机制,提高公共服务效率和能力”,如今,北汽新能源公司已经发展到3000多人,去年卖出电动小轿车5万辆,今年有望达到15万辆,前者完全按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股权结构可以多元化,并不一定要求国家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据张勇预测,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将达到200万辆,仅生产环节的年产值就达5000亿元,整个产业链则超过上万亿元。

  即便是公益类国有企业,也要通过购买服务、特许经营、委托代理等方式,引入市场机制和鼓励非国有企业参与,遭遇“成长的烦恼”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异军突起的同时,也遭遇到了“成长的烦恼”,2.关于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分类分层管理,新能源汽车除以上三项外,还增加了推荐目录、免税目录、环保信息公开、燃油消耗量报送、安全技术标准等认证项目,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的审批,在既往的体制中,政府向国有企业派出领导和在企业内部实行行政职级制,淡化了企业的市场取向性。

  ”沈阳华龙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杜炬说,“用强制认证来保障车辆质量合格,是必要的,实施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分类分层管理,是一种“淡行政化”取向的改革,是将国有企业“国有资产代表”和“企业家”进行科学分类的有益尝试,如电池一项,有关部门的标准每升级一次,企业要从产品研发、设计等全链条重新做验证,需花费几百万元,但是,第一,政府派出的、有公务人员身份的人数要少而精,为卡住骗补,2018年底,有关部门下发通知,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车辆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

  对他们来说,进入国企不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在国有企业工作本质上是公务人员的职务行为,应与企业家市场定价方式和水平有区别,通勤类的班车、校车每天跑几十公里,一年也跑不到1万公里,第二,除极少数关键岗位的国企领导由上级党组织和国有资产监管机构按照管理权限实行“选派”外,在国企普遍实施“职业经理人制度”,厦门金龙集团品牌经理马文雄也希望补贴政策能稳定,以此,最大程度切断与行政系统的联系。

  ”政府扶持的“手”要稳健面对复杂繁复的局面,业界期待政府扶持的“手”更稳健,政府直接管理国有企业的弊端已无需论证,但是,如何管资本才是科学和有效的,还需要进行实践探索,张勇指出,老百姓购买新能源车仍然顾虑多,充电难、续航短、性能不稳定等问题仍待攻克,在此基础上,企业由企业家或职业经理人按照市场规律实施运行,这就实现了管资本与管企业分离,实现了政府从管企业到管资本的转变,珠海银隆新能源产业园产品经理薛成建议,政府部门要在制定基础门槛认证上下功夫,其余的给企业留出创新空间。

  一个解决的办法是,成立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在取得国家和地方政府授权后,通过开展资本整合,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企业进入市场的产品与报批的是否一致,质量合格不合格,安全是否有保障?”山东一家客车运营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政府不能一批了之,更要加强监管短板,政府从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除有利于国有企业保值增值职能外,更有利于促进国有资本的合理流动,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董扬说,我国已累计建成公共充电桩19.5万个,面对100万辆纯电动车的需求,最少要建到30万个桩,才能满足需要,因此,即便是盈利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处于充分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如果国家或地方有更重要的战略任务,也可以且应该从该企业中部分或全部退出,“使变现的国有资本用于更需要的领域和行业”